“金草胡羊”什么羊?看这里……



商悦传媒   2019-04-11 23:17

导读: 咱巴彦淖尔市一位研究羊文化的专家曾写过一首《咏胡羊》的诗,恰如其分地总结了我的身世:胡羊生塞北,儿骑...

  咱巴彦淖尔市一位研究羊文化的专家曾写过一首《咏胡羊》的诗,恰如其分地总结了我的身世:胡羊生塞北,儿骑如马飞。晨饮山泉水,暮卧冰雪被。本是漠上家,因缘江南会。泽乡多桑叶,孕出胡羊美。沧桑历千岁,北望高原回。草原逐梦人,胡羊故里归。

  巴彦淖尔地处塞外,养羊历史悠久,最早可追溯到战国时期,南北朝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民歌(即《敕勒歌》)流传至今。

  2016年,身居江浙地区的我,被主人——内蒙古金草原生态科技集团带回巴彦淖尔繁衍生息。别以为我是“外来羊”,乘着历史扁舟溯源而上,其实我身体里流淌着蒙古羊血脉。800多年前,我的祖先们生长在巍峨的阴山下,奔跑于一望无际的草原和戈壁,饿了吃芳香的牧草,渴了喝甘甜的泉水,困了睡在干牧草搭成的羊圈里,过着自由奔放的日子。北宋时朝廷南迁,我的祖先们才被人带到临安(今杭州)定居。

  漫漫时光里,身居江南水乡,我的祖先几经变化:名字由“胡羊”易为“湖羊”,性格由奔放变得温顺且母爱“爆棚”,习惯了圈育驯养,喜欢干燥、洁净、宁静的生活环境。生活条件的改变,加上长期选育,我们逐渐形成成熟早、产羔多的白色羔皮羊品种,成为我国一级保护地方畜禽品种。

  如今,作为母本荣归故乡,我的主人又从国外精选了优质肉用种羊作为父本,经过持续研究和高标准、高质量的培育,我们有了新的名字——金草胡羊。

  得知我荣归故里,国外羊业友人、中科院专家专程来看我,自治区及市级领导考察过我,4月2日,我又迎来了巴彦淖尔日报社全媒体中心记者。看到我的生长环境,他们无不啧啧称赞。

  占地800多亩的金草原产业园,71栋26.9万平方米的蓝顶白墙的阁楼圈舍错落有致,道路两旁绿树成荫,我和8万多个小伙伴幸福地生活在这里。

  要说我们的家,那可是“智能化豪宅”。每天8小时的音乐熏陶,让我们心情愉悦,身体越长越好,羊妈妈的孕产率、产奶量也提高了不少呢。屋子里冬天有温控,夏天有喷淋,饮水全自动,喝的还是甘甜爽口的纯净水。

  如果不是屋内经常传出“咩咩”的叫声,没人会以为这里是羊舍,因为你几乎闻不到一点臭味。我们睡的“床板”也有奥秘:有等距的缝隙,下面安装了电动刮粪装置,每天自动将粪便刮到圈舍旁边的粪污收集池内。如此智能的栏舍化粪污处理不仅保持了我们身体的干净和健康,还节约了人工。最重要的是我们每个月排出的1万立方米的粪便,还能生产成有机肥,“滋养”我们的饲草,实现了绿色生态循环发展。

  智能化还体现在投料、消毒等环节完全自动化,2000~2500只羊仅需一名饲养员。为何在栏舍不见工作人员?原因显而易见。

  每天早晨7点和下午2点,是我们固定的早餐和午餐时间,一辆满载饲草料的订制撒料车缓缓开进圈舍。我们的餐食营养高、口感好,听说都是主人自主研发、自行生产的,从草料种植、饲料原料采购、饲料生产加工、饲料运输等环节均制定了严格的质量标准、品质检验和控制程序。

  依托全产业链优势,主人还对饲料配比加工的过程实行严格控制。通过科学分析,配比出母羊“4阶饲草料”(正常母羊饲喂阶段、待配母羊饲喂阶段、怀孕母羊饲喂阶段、产后母羊饲喂阶段)和羔羊“3阶饲草料”(断奶前饲喂阶段、断奶后饲喂阶段、谷饲期饲喂阶段)营养配方,通过定制饲料工艺、精准投喂等各环节精细化管理,满足我们全生长期的营养均衡需求。

  我的优厚生活待遇还不仅限于此。主人还给我们配备了“家庭防疫员”和“家庭医生”,随时监控我的身体状况。我从一出生,耳后就打上了身份证号码,号码的秘密藏在数字化可追溯系统中,里面详细记录了我的出生时间、成长过程,交配和怀孕时间,以及注射疫苗和驱虫记录等等。为了减少我的患病几率,厂区建立了完善的消毒、防疫制度,对我们采取多级隔离、舍内小环境控制等多方面的疫病防控措施,建立了外部预警、内部预警的防疫预警体系。

  正是如此高质量、高标准的饲养,养成我们的高颜值、高价值:瓜子脸、高鼻梁、乌黑的双眼、雪白的身体;不饱和脂肪酸含量高于普通羊53%,胆固醇含量低于普通羊55%,激素、抗生素、药残检测无残留。

  我还是农牧民发家致富的法宝。作为国内单体母羊养殖规模最大的企业,我的主人一手拉着市场,一手拉着农民,通过“种、繁、养、肥、加、销”六大产业体系,建立起多方位农企利益联结机制,助力精准扶贫,实现了一二三产融合发展。

  五原县新公中镇永生村一组村民王丽春与妻子长年靠种地为生,家里虽有60多亩地,但这几年庄稼收成不乐观,家庭收入明显减少。去年,得知园区吸纳周边农牧民进厂务工,二人毫不犹豫把地包了出去,成了园区的饲养员。如今,两人每月都领着3500余元的工资,还免费住进了有地暖、厕所、自来水的夫妻房,日子过得可舒坦呢。

  在园区,像王丽春夫妇的周边农牧民有170多人,务工收入超过70万元,人均年增收4100余元。园区还长期聘用贫困户10人、普通农民25人,人均年收入在4~5万元之间。

  作为食草型动物,对秸秆等农作物资源的消纳也体现了我们的生态价值。我们每天要吃100多吨草料,为了满足我们的餐食需要,同时实现将产业发展的增值收益留在当地、留给农民,主人与五原县5个合作社及3000余农户签订玉米种植1.8万余亩、燕麦等优质牧草5000余亩,带动农户增加收入460万元。

  “放母收羔”农企利益联结模式也让周边农牧户大为受益。去年,主人给五原县天吉泰镇140户贫困户发放母羊1500只,给五原县隆兴昌镇、新公中镇,磴口县补隆镇等200多户贫困农户发放母羊2000多只。按照每只母羊年收益1800元,每户认领10只计算,年可实现增收1.8万元。现在,这些母羊全部实现高产羔率,得到了贫困农户的认可和信赖,越来越多的农户想要参与到“政府+企业+银行+保险+农户”的多方农企联合新模式推行中。

  流转农民土地、产业资金入股分红、村组结对精准帮扶、扶贫车间、资产委托……随着主人带来的一系列产业扶贫政策的落地生根,一批农牧户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舒坦。

  如今,在主人的引领下,一座集产业扶贫示范区、绿色产业集聚区、美丽乡村宜居区、沙漠原生态保护区于一体的天吉泰特色田园综合体正在日渐呈现。

  现代农牧业是巴彦淖尔实现富民强市的第一产业。在推动畜牧业生产方式向集约型转变、传统规模养殖业向工业化生产转型,实现标准化、高端化、高质量化发展之路上,我的主人积极响应,已迈出坚实的一步。

  如今,“天赋河套”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,我的主人——内蒙古金草原生态科技集团已建成了从饲草订单种植、饲料加工、种畜繁育、肉羊养殖到屠宰加工、销售、冷链物流的一体化完整产业链,并正在实施全产业环节的数字化可追溯系统,实现全程可控,我们“金草胡羊”家族正巧抓住了时机,契合了“天赋河套”对绿色、高端、有机农畜产品的要求,今年,公司已经与国内多家西餐厅、连锁饭店签订订单。

  今年,主人还将继续与中科院、内蒙古农业大学等科研单位持久合作,从繁殖能力到提高出栏、打造羊肉等多种方向进行优化,实现“公司+科研+基地+农户+市场”的有机结合,不断提升巴彦淖尔肉羊竞争力,打造新的增长点,我们“金草胡羊”成为巴彦淖尔的“领头羊”指日可期。